程砚秋——屈膝台步别无分号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9年09月07日

  程砚秋刚出道的时候嗓子很好,能与刘鸿升配戏,唱乙字调。他自幼茂发蝶仙学戏,又向陈啸云、乔蕙兰、九阵风学艺,后又拜梅兰芳、王瑶卿为师,可谓师出名门,文无昆乱不挡。他少年、青年时身形消瘦,故而扮相也好。谈到程砚秋不克不及不谈他的唱,王瑶卿先生对四大名旦有精辟的评论,即四字考语:梅兰芳的“相”;尚小云的“棒”;程砚秋的“唱”;荀慧生的“浪”。四人之中,程砚秋以唱工见胜,他的唱极具特色,讲究气口、字韵、吞吐收放,似怪又不怪,特别是他中、后期,力图用湖广音中州韵和昆曲吐字,分头尾的辨法来处置京剧唱词中每一个字、每一个腔。程派唱腔的构成,自有它奇特的前提和缘由。

  在程砚秋的终身中,他有二位大恩人。第一位是罗瘿公,上述已略表一二。第二位恩人即是“通天教主”王瑶卿,也能够这么说,王瑶卿是程腔的始作蛹者。程砚秋拜在王瑶卿名下的时候,曾经快二十岁了,也过了仓期,王瑶卿一看,凭程的嗓音,若是仍按老腔唱下去,长大成人当前,观众便不会谅解他的童辅音,而目为“鬼音”,就快没饭吃了。于是王瑶卿别出心裁,按照砚秋的嗓子,遍了些若断若续、藕断丝连、走偏锋的险腔,这种腔纤巧、温和,有时奇峰突起、高入云宵,有时候却低徊委婉、缠绵悱恻。没想到台底下听腻了老腔老调了,对于这种新鲜的腔调,猎奇、赏识而喜爱,于是程砚秋唱新腔一炮而红,观众趋之若骛。王瑶卿天然满意,就继续为程编谱新腔,并且对程砚秋的嗓子缔造了个新名词,称为“刚丰音”,王瑶卿为程设想的这种奇异花旦新腔,后来被世人称为“程腔”。程腔一旦问世,很快风行南北,就连嗓子很好的演员,都憋着嗓子唱程腔了。

  所以王瑶卿对程砚秋简直是恩重如山, 不错, 罗瘿公为程砚秋赎了身、编了戏,可是,若是没有王瑶卿为他设想新腔,程砚秋单凭扮相、台风,能后发先至而挤身于四大名旦吗?程砚秋本人也曾说“由罗(瘿公)先生协助我编写脚本......,由王瑶卿先生给我导演和定腔”。程砚秋的第二位编剧金仲荪曾说“其时关于剧中人之唱做文句及场子穿插、剧情布局、能否不背剧之准绳,则必先与青衣前辈王瑶卿研讨再三,以臻完美,尔后交砚秋排练,播诸管弦。”程砚秋最终与梅兰芳并驾齐驱,程腔和梅腔则成为京剧青衣唱腔的支流,象《贺后骂殿》、《六月雪》、《三击掌》等老戏,用程腔唱是不贰秘诀,这就和《甘露寺》、《借春风》,老生非用马派唱法不成,都已成为定型。

  出名西医、出名京剧票友何时希先生曾著文《梨园旧闻》,此中对程砚秋唱腔的评论极为精辟,他说“砚秋嗓音既能高狭、五音不备,又不时出音于脑后,此内行谓之鬼音,祖师爷不给饭吃者,夫成名之道,才与器宜各占其一,而吃苦淬炼,则成为成败之环节,在己不在人,虽有良师,能启其愚,而不克不及启其贷也。砚秋既自知拙于器,乃益自勤苦,渐得宽音,中年当前,有王瑶卿为之缔造新腔,以《贺后骂殿》启其端,一发声,四座皆惊,骇为听止,而驰驱相告,称为程派,名遂与梅、尚、荀相捋。其晚年,嗓音一变为雄厚不足,与少时比拟,盖非若出于一人之口矣。其唱也,宽纤亢坠无不随心所至,忽如鹤唳九天,忽如闷雷入地,忽而千峰环叠、万水回萦,使寻声者迷其所向,听之亢然于霄,突然而坠;听之细如游丝,而忽焉奔歌喉一放,如长江之水一落千丈,沛然而驶,又噶然而止。皆能出人意料,莫知所诣。余最赏具突然长啸,令人欲擗地;顷刻又管弦俱寂,金革无声,筝琵停掳,四座如痴,而哀哀独诉,如位孤舟之妇,其变化无故,殆不克不及够方拟矣。听兰芳歌,都丽堂皇,令人心旷神怡;听砚秋歌,令人哀感欲绝。昔电台有于午夜放各派脚色专场唱片,每周两小时,余每听砚秋,夜逾深则声逾戚,觉有一缕幽魂环绕墙阴,呜呼!声音动人之深如斯。”

  翁偶虹是程砚秋的最初一位编剧,其实,最后他并不喜好皮黄花旦一行,而偏心花脸,尤戏侯喜瑞。民国十三年翁先生在北平华乐土初度看程砚秋的《红拂传》,但他并非冲程砚秋而去的,而是为看侯喜瑞。但在看戏之中,程砚秋的身手使翁偶虹感应不测别致,起首是程氏之唱工异乎寻常,翁偶虹说“那时我虽年少,京剧学问少,特别对于花旦的唱腔知之更少,可是我所听过的花旦与程相较似乎都觉减色,程腔新鲜动听,使我倾倒,从此就逐步喜听程腔。由程腔又渐及梅兰、荀慧生、尚小云、徐碧云、黄桂秋,以及老伶工陈德霖、吴彩霞等等唱腔。能够说,程腔是使我对花旦感乐趣的发端之始。”

  罗瘿公曾在《霜杰集》里初观程砚秋表演时所作的二首诗“除却梅郎无此才,城东车马为军来;笑余计日忙何事,看罢秋花又看梅。”“大雅何人作总持,老父何日不开眉;纷纷门生皆了解,只觉程郎是可人。”罗写这几首诗,是他听到杨穆生对程砚秋表演的赞扬后,又随杨旁观了程的表演所作,那时程砚秋年方一十六岁。

  早在程砚秋在上海演戏时,曾请老画师汤定之作《御霜图》,其时出名诗人周今觉,曾为此图题诗“一曲清歌动九城,红氍毹衬舞身轻;铅华洗尽君知否?枯木寒岩了此生。高名昙首震时贤,门生芬芳已再传;画里有人呼不出,与谁流涕话开天。淡云薄似砑罗衣,远岫浓于染黛眉;茅舍数橼西埯外,无人知是御霜移。”

  民国八年,程砚秋到上海演戏,打炮三天即大红,把上海人看得心花怒放,陌头巷尾,一些戏迷们都像得了“伤风”似的,大唱其用鼻音的“有贺后在金殿...”之类的程腔。各报也都连篇累牍的用“艳讯”、“秋声”引见程砚秋的汗青,记录他对罗瘿公的信义。有的衬着他的孝行,也有的是“剧评”,满是捧程砚秋。其时,《申报》的副刊《小申报》编者江红蕉,曾提出一个问题,就是如何使他(程)个子矮一些(观众认为若程砚秋个子再矮些就浑然一体了)?请大师想想。这个问题一出,不到十天,收到一千多封谜底信件。此中有很多是很风趣好笑的,但从中也可看出戏迷对程砚秋的偏心。请看戏迷们的建议:

  1、把腿锯了,装上假腿。

  2、在台前钉上截木板,遮住伶人的脚部,能够显得矮些。

  3、特制设有台板的舞台,象木偶戏一样,不使观众看到足部,演员在里面睬高跷。

  4、把舞台加高,使观众由下往上看,便看不出高不高了。

  5、请他只唱武戏,不消睬跷。

  最初江编纂本人也提出一个法子,他说“请程先生当前组班,副角、龙套都挑选身段比他高的,观众就不会感觉他高了。”

  程砚秋身段虽偏高,但他精深的身手,使观众炉火纯青,高与不高,便不成问题。确实,程砚秋发胖当前,初度看他戏的观众,开首对他的“胖”、“高”会惹起一阵轻细的笑声,比及他开首一唱,或是一试其水袖功夫,观众边底子不会感觉台上是一个又高又大的妇女,而是一个美的化身。已经有很多处置戏剧研究的人研究过,认为他这里有奥秘,这恰是程砚秋在演技方面的独到之处。

  程砚秋也晓得本人的身段唱青衣是高了,他就是在台步上用功夫。在后台,你看他的裙子,离地面有二寸,好象裙子太短了,或者系的太高了。在前台,你再看他的裙子,正好盖在脚面上,一点也不高。本来他是矮着身子走台步,也就是小腿往下弯着一点走步,给人的印象,比本来的身高矮下二寸去,这种走法又毫不同于走矮步,此种走台步之法只他一人、别无分号。不只台步如斯,他的圆场也是一绝,按跑圆场的尺度,花旦的脚,非论跑的多快,不克不及显露裙子外面来,若功夫不敷,会把脚显露来呢!像程先生矮着身子跑,不单裙不露足,并且还跑出花腔来,必得合座彩,此时台下的观众绝无一人还会算计程砚秋的胖和高了。

  若是您喜好我们的资讯,请点击右上角的按键分享到伴侣圈

  《待分类》举报

  荐:发原创得奖金,“原创奖励打算”来了!秋高气爽,有奖征文邀你直抒心意!

  TA的最新馆藏

  40649

  别忘了,今天是中国人民抗日和平胜利留念日!

  血的教训!今天,请为天津每一位学生扩散这条动静

  天津与将来有约 区域总部落户!名校落子!大型摩天轮也有

  北洋海军旗舰“定远舰”找到了

  世界名著100句哪戳中了你?

  药典委发布《药典》四部公例《药用辅料》等34份国度尺度(草案)!

  喜好该文的人也喜好

(编辑:admin)
http://phugiaphan.com/xly/4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