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程艳秋到程砚秋一个名旦的上海情缘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9年09月09日

  健忘暗码?

  直通200号

  金融区块链

  上海老字号

  区势微头条

  上海屋檐下

  互联网察看

  上海辟谣平台

  民情12345

  公事员论坛

  扫描新街镇

  迪士尼伴侣圈

  读者俱乐部

  微信排行榜

  申江办事导报

  新民晚报社区版

  上海法治报

  东方体育日报

  我的位置:文化朝花时文

  从程艳秋到程砚秋,一个名旦的上海情缘

  2019-02-21 07:36

  他18岁就闯荡上海,之后多次访沪,名满申城,与上海有着一种特殊的情缘。四大名旦之一的程砚秋,嗓子因芳华期倒仓,反倒练成一种独有的“鬼音”和脑后音,扬长避短,缔造出一种低回盘曲、幽咽委婉的新腔,深得上海观众的青睐。

  “艳色全国重,秋声海上来”

  程砚秋第一次到上海表演是在1922年10月,那年他18岁,用的艺名是程艳秋。此次是与上海亦舞台签约的。他由罗瘿公伴随,于10月8日乘火车,9日抵达上海,同班演员有王又荃、荣蝶仙、吴富琴、李多奎、张春彦、郭仲衡、周瑞安等。到沪后,罗瘿公当即伴随程艳秋拜访了文假名人康无为、袁伯夔、陈叔通、周梅泉、樊樊山、金仲荪、吴昌硕等。

  程艳秋于10月9日晚在位于三马路(今汉口路)的亦舞台初次露演。头三天的打炮戏是《女起解》《虹霓关》《汾河湾》,第四天贴演《玉堂春》。最受接待的是《玉堂春》,这个戏经王瑶卿缔造新腔,又经梅兰芳来上海唱热,此刻程艳秋用分歧于梅兰芳的声腔演唱,观众听来又觉熟悉,又觉新颖。程艳秋还表演了《能仁寺》《奇双会》《思凡》《御碑亭》《打渔杀家》《贵妃醉酒》等戏目。

  此次除了表演保守戏之外,还先后推出了《梨花记》《龙马姻缘》等新戏,同样遭到观众的追捧,《龙马姻缘》演两场,卖座都达十成。此次表演40天摆布。反应强烈,十分成功。

  程艳秋在上海获得很大鼓励,回到北京后,在艺术上更是追求精进。罗瘿公为他编写了好几出新戏,有《红拂传》《玉镜台》《孔雀屏》等。这些戏先后在北京公演,逐步构成了本人的新剧目系列。同时,他继续随王瑶卿、陈德霖等名师研习新腔,匡正乐律。

  1923年6月,上海丹桂第一台的老板尤鸿卿委托萧鉴冰特地赴京邀约程艳秋再度赴沪表演,因为沪上别的几个戏院也纷纷动作,所以萧鉴冰仓猝与罗瘿公商谈签约。此次程艳秋的身价涨了不少。据《记程艳秋秋凉受聘南下始末(下)》说:程艳秋“包银不折不扣,定为八千元”。别的,“1.汪派老生郭仲衡,每月包银二千四百元,2.刀马旦荣蝶仙,每月包银一千八百元,3.黄三派武二花侯喜瑞,每月包银九百元,4.文亮臣,5.王又荃,6.曹二庚,文武昆乱俱全之小丑,7.吴富琴,以上四人合包银一千五百元。计共一万五千元。所有火车、汽船接送及住宿等费,尚不在内,大约还须三千元。以玉霜(程的字)此时之幸运,名满春明,声噪歇浦”(《申报》1923年7月30日第8版)。

  按照合同,程艳秋定于1923年9月28日首演,但罗瘿公、程艳秋一行提前十天就抵达上海。操纵这些时间,拜候上海各界名人,收罗看法,并观摩沪上各舞台的表演,他们看了高庆奎、徐碧云、荀慧生、小杨月楼等名角的表演。此次程艳秋的新婚夫人果素瑛同业。

  丹桂第一台是其时沪上最出名的京剧场子,它位于四马路(今福州路)大新街口,是个半圆形的新式舞台。老板尤鸿卿要求此次表演以新戏为主,正中了罗瘿公、程艳秋的下怀,由于他们已预备了好几个新戏呢。当然打头炮仍用老戏,9月28日晚上正式登台,剧场表里盛况空前,全数满座,票价卖到2元,头天晚上程艳秋收到花篮60个之多,写有“清妙仙音”“第一秋兰”“艳冠群芳”等字样的帐眉、匾额、镜屏等琳琅满目。

  之后又演了几天老戏,如《玉堂春》《能仁寺》《探母回令》等。10月6日推出新戏《鸳鸯冢》。这是一个恋爱悲剧,情节盘曲,程艳秋脸色细腻,观众很是接待。丹桂第一台三层楼挤得无安身之地,场内加座,台侧卖了站票,十分红火。接着表演《红拂传》《风流棒》等新戏。新戏比老戏更受接待,剧场满座,不少人买站票看戏,晚上8点就拉铁门。《红拂传》写隋唐时李靖与歌妓张凌华的悲情故事,程艳秋饰张凌华,郭仲衡饰李靖,侯喜瑞饰虬髯客。《红拂传》表演极为惊动,那天舞台上下门吊挂有金仲荪亲拟、罗瘿公手书的台联:“艳色全国重,秋声海上来”。戏院门口小轿车竟有三百多辆。表演后,很多报刊载文揄扬。英文《大陆报》女编缉采访程艳秋、罗瘿公,金拱北举行昌大茶会,将程艳秋佳耦引见给外国伴侣。

  两次赴沪表演,声誉卓著,给了程艳秋很大的鼓励,同时也惹起他的思虑,他融会到,艺术贵在独创,而剧目除了要抓人之外,还须有震聋警世的意义。

  此后,程艳秋差不多每年都要到上海表演,1940年4月,还把他新创的戏《锁麟囊》带到上海来首演,也获得很大成功。上海成了他艺术缔造和成长的一块福地。

  杜祠堂会,博得喝采

  1931年6月,程艳秋到上海加入了海上闻人杜月笙杜家祠堂落成仪式的大型京剧堂会表演。

  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上海京剧表演勾当很是屡次 , 除了在剧场表演之外 , 堂会表演也很流行。1931年6月的杜祠堂会是规模最大的一次。

  杜月笙是上海三富翁之一,为了荣宗耀祖,1930年起,杜月笙在家乡浦东高桥买地五十亩,大兴土木,起造杜家祠堂。1931年6月8日至10日,举里手祠落成仪式和“奉主入祠”仪式。此次庆典光彩极大,靡费极巨。蒋介石亲送匾额“孝思不匮”恭喜,仪仗队有五千人之众,自法租界杜第宅出发,长达数里,巡捕开道,鼓乐震天。杜祠开酒菜三日,每日千桌。杜月笙爱好附庸大雅,广结名人,尤爱京剧,有“全国头号戏迷”之称,他常亲身粉墨登场“票戏”,演过《连环套》《打严嵩》《四郎探母》等戏。为了此次杜氏祠堂落成的庆典,他特意邀请了全国出名的京剧角儿来沪连唱了三天堂会,成绩一次罕见的南北京剧的昌大会演。

  此次大型的堂会表演由虞洽卿、袁履登、王晓籁三人任总管,剧务主任是张啸林、朱联覆 , 由周信芳、赵如泉等担任总提调。表演地址在浦东高桥的杜氏祠堂,祠堂表里各设一座戏台,祠外的戏台于6月10日、11日由上海的京剧演员表演两天,祠内的戏台由南北名角于6月9日、10日、11日会串三天。每天从下战书起表演,直至深夜。此次堂会荟萃了其时北京、天津、上海等地的京剧名伶,梅、程、荀、尚四大名旦全数加入,其它名角有杨小楼、龚云甫、王又宸、金少山、马连良、麒麟童、谭富英、高庆奎、言菊朋、姜妙香等,南北名角几乎“一扫而光”,即便梨园界也难以齐聚恁多名角。名伶中唯独缺席的是“伶王”谭鑫培的满意弟子余叔岩。

  程艳秋的戏码排在10日,开锣戏是周信芳、赵如泉的《富贵长春》,接着程艳秋出演《骂殿》,观众十分追捧,钱华《杜祠堂会写真》一文称:“程艳秋之《骂殿》,久著盛名,是晚更为负责,歌喉委婉,平铺直叙,博得一片彩声。”(《申报》1931年6月16日第17版)王少楼的《坐宫》大段唱功唱得淋漓酣畅。王又宸的《卖马》,神气、做派逼肖昔时的谭老板,嗓音清越,吐字瓷实,“店东东”一段,一句一个彩声。杨小楼、高庆奎、雪艳琴的《长坂坡》当然出色。大轴是梅、程、荀、尚、麒麟童、马连良、言菊朋等的全本《红鬃烈马》。

  最初一天的大轴戏是“四大名旦”的《五花洞》,四人分饰潘弓足,高庆奎饰张天师,金少山饰包公。送客戏是麒麟童与赵如泉合演的《庆祝黄马褂》。同为富翁的王晓籁、袁履登和天津名票王瘦生也都上台客串。表演竣事,摆了1200多桌酒菜,宴请万名宾客和乡亲。

  三天的连台好戏,使上海、南京都为之惊动,去赶热闹的贺客,不少是为了去看几场南北京戏名角会演的拿手戏,由于这是有钱也不易看到的。其时发了一万枚留念徽章,姑且还加添了几千个入场证,可是人满为患,附近几个县赶去看热闹的仍是没法出场,只好由天蟾舞台等梨园在外面演唱款待。此次堂会,规模和条理都是空前的,四大名旦熔于一炉 , 南北老生珠联璧合,集一时之盛,曾被称为“古今全国第一堂会”,时人有云:“春申门下三千客,小杜城南五尺天。”

  上海长城唱片公司抓住这个机缘,灌制了四大名旦合作的《四五花洞》唱片。

  程砚秋与俞振飞的情谊

  谈论程砚秋与上海的关系,不克不及不提到他与上海京昆大师俞振飞的情谊。

  俞振飞1902年出生在姑苏一个官宦家庭。他的祖父俞承恩是清朝四品武官,在军中阵亡。父亲俞粟庐也曾在军中效力,后为姑苏望族张履谦家的教师。俞粟庐醉心昆曲,为精采昆曲研究家叶堂的再传门生,深得其精髓。到清末民初,俞粟庐已颇得名望,有“江南曲圣”之誉。俞振飞从小耳濡目染,6岁起头学拍曲,14岁初次登台,后师从出名昆曲小生沈月泉学戏。1920年秋,俞振飞独自到上海谋生,在纱布买卖所当文书。由于有“棉纱大王”之称的上海实业家穆藕初酷好昆曲,想请俞粟庐到上海传授,粟庐以年迈为由,让儿子俞振飞代庖去上海,穆藕初给他放置个职务,每天抽时间教穆藕初曲子。1922年为弘扬昆曲,穆藕初成立了粟社,自任社长,徐凌云、俞振飞任曲务主任。俞振飞在上海除了热心于昆曲曲社勾当外,还涉足京剧,插手了上海最出名的京剧票房“雅歌集”。

  在1923年9月,程艳秋第二次到上海表演时,陈叔通曾建议加演几出昆曲,并建议请俞振飞与程合演。起头俞粟庐分歧意,后经穆藕初出头具名,终算同意。程砚秋鄙人榻的沧州饭馆约见俞振飞。两人春秋相若,俞长程两岁,一见如故,相知恨晚。俞振飞向艳秋引见了南方《游园惊梦》的路数和演法,程艳秋说:“你该怎样演就怎样演,我跟着你。”于是就边说边排。10月24日,程、俞的昆曲《游园惊梦》在丹桂第一台表演,这是他们的首度合作。表演很是成功,在台上,两位演员荣耀照人,以清爽幽雅的舞台风貌,将杜丽娘和柳梦梅的恋爱故事演得宛转细腻、缠绵悱恻,惹起如潮好评。

  两三年后,程艳秋再度到沪表演,复邀俞振飞合作,他们除了表演昆曲外,还合演了京剧《奇双会》《玉堂春》和《红拂传》等。颠末几回合作,因为两人都热爱艺术,都有改革精力,所以十分投契。程艳秋很想与俞振飞持久合作,于是死力邀请俞振飞正式下海,到北京搭班。可是俞振飞深知,父亲认为家里是书香家世,只答应他拍曲、票戏,不许他插手京剧梨园,所以只能婉拒。

  直至1930年春,俞粟庐病逝后,搭班之事才从头提起。俞振飞要求先正式拜师,然后搭班。在程的协助下,俞振飞特地到北京拜了京剧名小生程继先为师,并当真随师学戏和操练根基功,约半年时间,学了《监酒令》《辕门射戟》《岳家庄》等名剧。同时也如约插手了程砚秋的鸣和社,正式下了海。1931年7月1日,俞振飞初次在北京舞台上表态,与艳秋合演本戏《玉狮坠》。俞振飞化用了昆曲《乔醋》里的身材,演得很出色,出格是他的儒雅气质惹起了京城同业的赞扬。可是其时梨园里有一种欺侮、挤兑票友的坏习气,在俞振飞表演《辕门射戟》时,打鼓佬居心与他拆台,使他唱不下去。俞先生被迫分开梨园回到上海。此时,很多亲朋因他下海,对他侧目而视。后出处父亲的老友保举,俞振飞进了暨南大学文学院担任《中国戏曲》的讲师。俞先生虽然分开梨园,但演戏的志向并未改变。过了两年,程砚秋再次邀他插手梨园,俞先生决然放弃了讲师的职位,二次“下海”,其时有人冷笑他讲师不做,去做“伶人” 是“甘居下贱”,是“出错”。对这些调侃,俞先生一笑置之,他说:“我喜好唱戏,情愿牺牲这个讲师”。

  1932年1月起,程艳秋正式改名程砚秋,并将字“玉霜”改为“御霜”。

  1935年12月,程砚秋、俞振飞带鸣和社到上海黄金大戏院表演,演期近一月,程、俞合演了《玉堂春》《碧玉簪》《硃痕记》《文姬归汉》等一批剧目。

  此次程、俞合作达四年之久。俞振飞在北京继续向程继先老先生学戏,又学了《群英会》《奇双会》《金玉奴》等。他与程砚秋合演了很多程派名剧,程砚秋则向俞振飞学了不少昆曲戏目,如《断桥》《水斗》等折子戏,与俞振飞合演了昆曲《琴挑》《费宫人》和从京剧改编成昆曲的《平贵别窑》等。到1938年他们才拆档分手。1947岁首年月,程砚秋在上海表演时,他们又在天蟾舞台联袂表演了《女儿心》《贩马记》等戏。两人的合作,在舞台上留下了很多夸姣的艺术抽象,而他们之间也成立了深挚的友情。

  (本文编纂:许云倩。本文照片由作者供给。题图为程砚秋表演京剧《锁麟囊》剧照)

  栏目主编:伍斌

  文字编纂:许云倩

  上观 版权所有 所有文章均为上观所有 不得转载 保留所有版权

  说shuō客?鬓毛衰shuāi?这些字音读法改了?不消思疑人生,我们来找本相

  【海上回忆】不只有观灯,还要吃兜财、打春牛,做茧团,崇明的元宵风俗丰硕超出想象

  我也说两句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数内容

  条答复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当局办事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扶植推广办事平台

  网上无害消息举报专区

  客户端下载

  违法与不良消息举报德律风:

  Copyright © 上观(沪ICP备10006364号-31 国新网许可证编号:3112014001)

  沪公网安备 361号

  解放日报新媒体研发核心手艺支撑

(编辑:admin)
http://phugiaphan.com/xly/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