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甲榜第一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9年07月10日

  在李婉儿和大个子男孩看来,甲榜第一,不是对方就是本人。

  然而,甲榜第一的考号,既不是李婉儿的地乙巳,也不是大个子男孩的地甲子,而是一个对他们来说十分目生的考号,‘玄辛酉’。

  而在甲榜最下方,也就是第三名的位置,李婉儿看到了本人的考号。

  地乙巳,甲榜第三。

  甲榜第三,本人怎样会是第三?

  李婉儿呆立原地,口中喃喃,这个排名对她来说很难接管。

  怎样会如许?

  本人在第三场都说了她会留在青阳镇,本人答得最好了,可为什么本人排在甲榜最末。

  不是甲榜第一,连第二都不是。

  李婉儿紧紧盯着甲榜,甲榜第二考号写着‘地甲子’。

  她的脸登时晴朗了下来,地甲子,那不是傻大个的考号么,这个傻大个竟然也排在本人前面?

  李婉儿瞋目看向身旁的大个子男孩,上去就揪住了他的耳朵,怒道:“你这个傻大个,竟然考了第二,考到我前面去了。”

  大个子男孩哎呀了一声,赶紧道:“疼疼疼,快松手,我也不想考第二啊,也不晓得活该是哪个王八蛋抢了我的第一?”

  “是我的第一!”李婉儿怒喝了一声,将大个子男孩的耳朵拧了一圈,疼得他哇哇乱叫着。

  “你的你的,又不是我抢了第一,你去拧阿谁第一的耳朵,别拧我的啊!”

  李婉儿闻言冷哼一声,但也铺开了大个子男孩,手一招,李家一个下人登时跑过来跪在地上,双手撑地。

  李婉儿站在这下人的背上,双手掐着腰,气焰万丈道:“哪个混账王八蛋的考号是玄辛酉,敢抢我的第一,有种的给我站出来。”

  李婉儿刚喊完,人群中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啊,玄辛酉,你就是此次镇试的魁首?”

  世人闻声几乎同时回头看去,李婉儿从下人身上跳了下来,身旁家丁拨开世人,李婉儿八面威风地走了过去,她倒要看看,到底是哪个混账王八蛋抢了她的魁首。

  大个子男孩也紧跟着走了过去,昂首挺胸,嘴角下拉着,他也想看看是哪个家伙这么不开眼。

  可走到近前,看清了面前人,两人眼珠子都要瞪出来。

  “小狡徒?”

  “白痴兄弟?”

  两人不成相信地看着面前人,这人,恰是阿呆。

  阿呆手中还拿着阿谁考牌,上面正写着玄辛酉两个字。

  大个子男孩神色登时垮了下来,想到本人今天还大放豪言,要考魁首请人家吃饭,成果,今天,人家考上了魁首。

  大个子男孩只觉羞愧难当,尴尬笑了笑:“兄弟,恭喜,恭喜你考了甲榜第一,夺了魁首!”

  阿呆闻言一呆,随后瞪大了眼睛,伸出食指指着本人的鼻子,不敢相信地说:“大个子兄,你说,考了魁首的,不会指的是我吧?”

  大个子男孩点头。

  “大个子兄,这,不会弄错了吧,怎样会是我?怎样会如许?”阿呆一脸的不敢相信。

  大个子男孩苦笑:“是啊,怎样会是如许,谁晓得呢,可现实就是如许,甲榜第一,写的就是你的考号,愚兄不才,居第二!”

  阿呆挠头:“必然是考官弄错了,大个子兄该当考第一才是,这魁首该当是你的。”

  大个子男孩听了这话,看着阿呆道:“兄弟,你真的这么想?”

  阿呆当真点头:“嗯。”

  大个子闻言哈哈大笑:“好兄弟,虽然此次我没考中魁首,不外下次院试,我必然拿魁首。”

  阿呆一脸附和的点点头:“我想相信大个子兄弟必然能拿到魁首的,到时候别忘了请我吃席。”

  大个子闻言只觉胸中舒爽,精力振奋,大笑道:“好,到时候我必然亲身去请兄弟你来吃席。”

  大个子拍了拍阿呆的肩头,笑着离去了。

  阿呆长出了一口吻,随后将目光移向了李婉儿。

  此时李婉儿似笑非笑,似怒非怒,用一种极其奇异的目光盯着他。

  阿呆心头一阵发毛,暗想:“这丑丫头这么盯着我干什么?”

  李婉儿盯了阿呆好一会,随后她轻轻眯起眼,嘴角勾起一丝弧度,似笑非笑道:“小狡徒,今天你那样对我,今天又抢了我的魁首,你说我该怎样对于你呢?”

  阿呆闻言道:“丑丫头,你今天可是立誓了的,再敢叫我小狡徒,你可就要变成天底下最丑的女人,比猪还丑。”

  “你如果再敢骂我,我还要打你的屁股?”

  李婉儿见阿呆将打她屁股的事说出来,登时又羞又怒。

  礼教大妨,男女授受不亲,女人的身体,特别是脚和屁股,都是汉子不克不及等闲触碰的,李婉儿虽然只要七岁,但灵根已醒,加上女孩早熟,对这些曾经有了懵懂的领会。

  见阿呆当着世人的面将这么羞人的话说了出来,登时跳脚羞怒道:“你给我闭嘴,你这个死狡徒,活该的臭小贼,竟然敢在这里歪曲我。”

  “我可是李家的大蜜斯,日常平凡四周都有家丁庇护,岂能让你这个死淫贼得逞。”

  “你这个死淫贼胆敢歪曲我,你们给我打烂他的嘴,让他敢乱说八道歪曲我。”

  几个家丁闻言,登时撸起胳膊,怒气冲发向着阿呆走了过去。

  薛母、薛父见状赶紧将阿呆挡在了死后,薛父赶紧道:“这位蜜斯,阿呆还小不懂事,满嘴乱说,请您看在他仍是个孩子的面上,高台贵手放过他这一次吧,我给您报歉了。”

  说着,薛父把腰深深弯下。

  阿呆还想说什么,却被薛母牢牢摁住了。

  李婉儿眉头一挑,掐着腰,一脸满意地说:“你赔礼不可,得让阿谁小狡徒给我赔礼报歉,说上三声李婉儿是全国最标致的女孩,是斑斓的白日鹅,是仙女下凡,然后他还必需说,他本人是天底下最丑最丑的男孩,是一只癞蛤蟆,臭癞蛤蟆。”

  “好好,我这就让他说。”

  说着,薛父抓着阿呆,号令道:“听到蜜斯适才说什么了?还不快点谢过这位斑斓蜜斯,然后报歉。”

  阿呆天然不情愿,可是薛父一横眉,薛母眼睛一斜,伸手就要摸鞋根柢,阿呆登时一怂。

  记住手机版网址:/div>

(编辑:admin)
http://phugiaphan.com/xys/27/